我终于熬过那段看谁都像你

干什么都能想起你

听的歌都是关于你的日子

很庆幸 我终于可以

不问归期

不用联系

不再想你

有一对双胞胎,一个叫吴一弦另一个叫吴一柱是我听过最美的名字。


他们的母亲叫张华年,在生下她们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姓吴。

于是父亲就给他们取名为吴一弦,吴一柱。因为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分享最近很火的一首诗:


纽约时间比加州时间早三个小时,

New York is 3 hours ahead of California,


但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

but it does not make California slow.


有人22岁就毕业了,

Someone graduated at the age of 22,


但等了五年才找到好的工作!

but waited 5 years before securing a good job!


有人25岁就当上CEO,

Someone became a CEO at 25,


却在50岁去世。...

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总有几颗泪,其中的每一次抽泣,你都愿意拿满手的承诺去代替。总有几段场景,其中的每幅画面,你都愿意拿全部的力量去铭记。总有几段话,其中的每个字眼,你都愿意拿所有的夜晚去复习。亲爱的,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从20世纪早期开始,量子力学就已经成了我们所有人生活的一部分。量子力学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发展为一种解释极小世界(现称微观世界)的数学理论。原子构成了我们眼睛所见的一切事物,而量子力学描述了原子的行为以及构成这些原子的更小粒子的性质。比如,通过描述电子运动所遵循的规则以及电子在原子内部如何安排自己的行为,量子力学奠定了整个化学、材料科学甚至电子学的基础。不仅如此,过去半个世纪中大多数技术进步都以量子力学的数学规则为核心。

如果没有量子力学对电子如何在材料中穿梭的解释,我们就无法理解半导体的行为;而半导体又是现代电子学的基础,如果没有对半导体的理解,我们就无法发明出硅晶体管,以及后来的微芯片...

六小龄童是少年成名,从小就生活在光环之下,演了孙悟空更是名声大噪,就变得膨胀了,经不起反驳和质疑。至于真正的孙悟空,真正的西游什么样,大家看了原著心中自有评判。六小龄童对西游记的态度是唯我独尊,只有我自己的解读和演绎才是真正的西游记,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对西游记最大的亵渎。

神仙在原著中吃啥,龙肝凤胆,这些神仙在没得道成仙时,尤其是一些蛇妖什么的,在成龙之前都吃人。神仙就像是一个事业编。没得到编制的都叫妖。悟空也说过,自己也吃过人,只是后来不吃了

章老师魔怔了……而且它诠释的孙悟空与原著相去甚远,也不符合常理。 要知道孙悟空是72妖王之首,杀人吃人家常便饭,电视剧硬生生改成了纯“美猴王”。当然,中国特...

桥半舫:

「我蘸胭脂向夜色一抹,世人便看见焰火」

#山居-Tacke竹桑#这首安利已吃~

一笔笺来自@世味Studio 

弗洛伊德认为,
当人们处于一种情绪状态中,
就必须要做出某种行为,
【×】以使得情绪恢复到原状态。(以使自己的行为配合自己的情绪)
例如高兴时,我们会嘚瑟;
例如悲伤时,我们会哭。
哭和嘚瑟,都是一种应激反应。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

你仅仅只是被皮层的事件描述刺激到了,

接下来一系列行为,

其实都是为了应对自己的情绪,

而无关于事件本身。

这就是说,面对任何一件事情,

当我们开始产生情绪时,

便会陷入到上一个反馈路径中,

所有的一系列行为,

都是情绪应激反应,

都是为了消解情绪;

我要对我的玫瑰负责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
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你们好。”小王子说。
这是一个玫瑰盛开的花园。
“你好。”玫瑰花说道。
小王子瞅着这些花,它们全都和他的那朵花一样。
“你们是什么花?”小王子惊奇地问。
“我们是玫瑰花。”花儿们说道。
“啊!”小王子说…。
他感到自己非常不幸。他的那朵花曾对他说她是整个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一种
花。可是,仅在这一座花园里就有五千朵完全一样的这种花朵!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如果她看到这些,她是一定会很恼火…她会咳嗽得
更厉害,并且为避免让人耻笑,她会佯装死去。那么,我还得装着去护理她,因
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她为了使我难堪,她可能会真的...

最重要的是看不见的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
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
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
的!”
小王子对我说:“我的朋友狐狸…”
“我的小家伙,现在还说什么狐狸!”
“为什么?”
“因为这就要渴死人了。”
他不理解我的思路,他回答我道:
“即使快要死了,有过一个朋友也好么!我就为我有过一个狐狸朋友而感到
很高兴…”
“他不顾危险。”我自己思量着,“他从来不知道饥渴。只要有点阳光,他
就满足了…”
他看着我,答复着我的思想:
“我也渴了…我们去找一口井吧…”
我显出厌烦的样子:在茫茫的大...

飘摇的形象,你们又渐渐走近,
从前曾经在我模糊的眼前现形。
这回我可是要将你们牢牢握紧?
难道我的心儿还向往昔时的梦境?
好吧,你们要来就尽管向前逼近!
从烟雾中升起在我周围飞行;
环绕你们行列的灵风阵阵,
使我心胸感到青春一般震荡难平。
你们带来了欢乐时日的形景,
好些可爱的影儿向上飘升;
同来的有初恋和友情,
这好似一段古老的传说半已销声;
苦痛更新,哀叹又生,
叹人生处处是歧路迷津,
屈指算善良的人们已先我逝尽,
他们在美好的时分受尽了命运的欺凌。
听我唱过前部歌词的人们,
再也听不到后部的歌咏;
友谊的聚首已四散离分,
最初的反响啊,也一并消沉。
我的苦痛传向陌生的人群,
他们的赞美适足使我心惊。
往昔欣赏我歌词的人们,
纵然活着...

他浓眉大眼,五官端正,长得像爱神丘比特,厚实的弓形嘴唇饱含肉欲,浅凹的下巴莫名地淫邪。他体格健壮如公牛,大家都知道上帝赋予他得天独厚的本钱,他的妻子把自己当成烈士,对婚床的恐惧不亚于当年异教徒害怕拷问台。有传闻说他年轻时常逛名声不好的院子,连最老练、无畏的老妓女,敬畏地检查过他偌大的家伙后,也要了双倍的价钱。 --摘自《教父》描写教父唐·柯里昂的大儿子桑尼·柯里昂

“没有必要把你懂的都说出来。那很不淑女——再说,人们不喜欢他们身边有人比他们懂得更多。那会让他们很恼火。你说的再正确,也改变不了这些人。除非他们自己想学,否则一点办法也没有。你要么闭上嘴巴,要么就使用他们的语言。”——《杀死一只知更鸟》

处世树为模,本固任从枝叶动;
立身钱作样,内方还要外边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中国人道德水平低下?其实,根本不是道德问题



中国人道德水平低下?其实,根本不是道德问题
01
三年前,小朋友兜兜,上小学一年级。他报名参加了诗朗诵比赛,老师分配给他一首诗:《假如我是一支粉笔》:
假如
我是粉笔
我会很乐意
牺牲自己
让老师在黑板上写字
让同学在黑板上画画
我不需要你们保护
但求你们不要让我
粉身碎骨。
……
放学回家,兜兜站在客厅里,用激昂的语调,开始练习朗诵。正朗诵着,兜爸进来了。
02
兜爸问:儿子,你在干什么?
兜兜回答:我在诗朗诵。
诗朗诵?兜爸怀疑的说:儿子,你朗诵一遍给爸爸听。
于是兜兜开始朗诵,没等朗诵完,兜爸就发飙了,大吼道:这是他妈的谁写的狗屁诗?这也配叫诗?你欠了谁的亏了谁?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牺牲是多么不辛的事儿!要多神经你才会很乐意...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黄小五(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945677/

能让人打从心里感到开心愉悦的同时,还能让你流下感动的眼泪,那就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喜剧作品。这样的电影不同于毫无营养的刻意搞笑,也不是一味地渲染苦难,它是高于生活的艺术作品,这样的作品才会有值得观赏的价值。

如同欧亨利式结尾一样,前面一个半小时各种绚烂热闹轰炸你,却在最后短短的几分钟,用最简单平淡朴实的方法打动你。措手不及毫无防备,就这样掉进导演费尽心机苦心经营的圈套里,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我记得在观影到这个片段的那一刻,影院出奇地安静,大家屏息凝气...

郭铮自幼就没和其他的小孩子一起玩耍过,所有童年的记忆就只有母亲的棍棒和枯燥的《孝经》、《尚书》、《中庸》等圣贤书,作为一个幼小的孩子他当然无法理解那些晦涩的文字,但是他知道一点,必须背熟这些东西,即使为此牺牲掉所有的玩乐时间都是应该的。
一个没有快乐童年的孩子是极其可怕的,母亲粗暴地捏碎了小郭铮天真无邪的童心,剥夺了他作为儿童的游戏权利。她不让小郭铮像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地玩耍嬉戏,而是“有戏谑。必严词正色诲之”。
小郭铮只要冒出玩耍的念头,就会遭到母亲义正词严的一通教育。所以,郭铮打小就不“戏谑”,总是一本正经,老气横秋,连笑都不会。在母亲怪异极端的教育下,他形成了孤僻的心理,得上了自闭症,这...

特朗普提倡的是:“如果你太有架构,就不可能有想象力和创业精神。我更喜欢每天上班时再去看能发展出什么。”

然而,那本中国战略家必读的古老军事论著却是主张:“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果壳网(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46133140/

无论是固守着当初承诺的“我会亲自照顾爱因斯坦的大脑”也好,还是出于想独占天才大脑研究的私心也好,哈维确实一直把爱因斯坦的大脑带在身边。而且,即使在最困窘的日子里,他也从未卖过任何一块大脑。

最悲哀的是,对爱因斯坦大脑的研究,有可能是毫无意义的。

虽然目前发了一些论文,也有一些猜测。但一个大脑实在太少,即使找到了某个“不同”,也可能毫无深意——任何一个大脑跟其他大脑都有些不同。

另外,爱因斯坦是个双语者,是个小提琴演奏者,是个据说有点自闭、幼年时有语言困难和...

1 2 3 4 5 ————
©丁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